天天瞎忙活,QQ:705719110,欢迎来撩!

红楼梦诗词曲赋的修辞研究

云淡风轻 随风 524℃ 0评论

文/薄荷喵·杨

        红楼梦中有大量原创的诗词曲赋,从小说角度看有很高的艺术成就,值得后人从各个层面进行研究。本文将从修辞学角度,探究这些诗词曲赋的高妙之处。

金陵十二钗判词

honglou001

贾迎春:子系中山狼,得志便猖狂。金闺花柳质,一载赴黄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子系中山狼”运用了析字里的离合修辞,子系,隐“孙”字,暗指迎春丈夫孙绍祖,如果直接说“夫婿中山狼”,则蕴藉婉曲之味大减。“中山狼”、“花柳质”、“黄粱”均运用了借代修辞,“中山狼”借代忘恩负义的孙绍祖,“花柳质”借代体娇身弱的迎春,“黄粱”则借代黄泉,四句里三句都运用借代修辞,完成语言上的艺术换名,使判词脱离平铺直叙的单调,达到形象突出,文采斐然,内涵丰盈的效果。

王熙凤:凡鸟偏从末世来,都知爱慕此生才。一从二令三人木,哭向金陵事更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凡鸟”、“人木”均可理解为运用了析字里的离合修辞,“凡鸟”合起来是“凤”,点起名,又比其才能杰出。“人木”合起来是休,一种对判词的说法是,凤姐对贾琏最初是言听计从,继则对贾琏可以发号施令,最后事败终不免于“休”之。“一从二令三人木”是该判词最特别之处,用一二三数字连缀字词,最后两字又可用离合修辞连缀成一字,简单直观、不落俗套,且具有很好的表情达意的效果。

咏白海棠·黛玉

半卷湘帘半掩门,
碾冰为土玉为盆。
偷来梨蕊三分白,
借得梅花一缕魂。
月窟仙人缝缟袂,
秋闺怨女拭啼痕。
娇羞默默同谁诉,
倦倚西风夜已昏。

hongloum

        这首诗通篇使用比拟修辞,把白海棠写得栩栩如生,娇媚如少女,令人浮想联翩。通过动词偷、借、缝、拭、诉、倚,将白海棠拟人化,比作一个女子,她狡谐灵活,偷来梨蕊的三分洁白,她沉静优雅,借得梅花一缕芳魂,她在黄昏之际的西风里倦怠无言,娇羞默默。
        颔联运用了仿拟中的仿篇修辞,可能借鉴自宋代卢梅坡《雪梅》诗:“梅须逊雪三分白,雪却输梅一段香。”,和曹寅“轻含豆蔻三分露,微漏莲花一线香”诗句。仿句“偷来”二句,意即白净如梨花,风韵可比梅花,但说得巧妙别致,比所仿原诗句更有灵气。
        颈联运用比拟、仿拟两种修辞,谓白海棠如月中仙子穿着自己缝制的素衣,又如闺中少女秋日里心含怨苦,独自拭泪。缟袂,指白娟做成的衣服。苏轼曾用“缟袂”喻花,有《梅花》诗说:“月黑林间逢缟袂。”这里仿拟苏轼诗句,借喻白海棠,并改“逢”为“缝”,十分巧妙,别有意趣。

春灯谜 贾政

身自端方,体自坚硬。虽不能言,有言必应。——砚台

        “必”谐音“笔”,运用了转换修辞,“必”通过谐音联想到“笔”,有言笔应,可以猜想谜底为砚台。

参禅偈·贾宝玉

你证我证,心证意证。是无有证,斯可云证。无可云证,是立足境。

honglou002

        前四句偈语运用了同异里的并尾修辞,“你证”两句意谓彼此都想从对方身上得到感情的印证、内心在寻找证明,表情达意也是为了获得证明。“是无”二句,意谓无求于身外,不要验证,才谈得上参悟禅机,证得上乘。这四句话具有押韵的美感,整齐简短,艺术化地表达了贾宝玉两头受气时的心理。同时也运用了双关修辞,在说禅理的背后,暗喻人事,即宝黛间爱情的隐语。

弘忍弟子所作二偈

        其一 唐·神秀 身是菩提树,心如明镜台;时时勤拂拭,莫使有尘埃。
        其二 唐·惠能 菩提本非树,明镜亦非台;本来无一物,何处染尘埃?
        其一代表禅宗的北宗“背境观心,息灭妄念”的观点,其二代表禅宗南宗“泯绝无寄”的观点,“菩提本非树,明镜亦非台”是对“身是菩提树,心如明镜台”曲解,“身是”两句本是运用比喻修辞,意为生动形象地说明“息灭妄念”的观点,而“菩提”两句故意曲解原句,说菩提非树,明镜非台,借以表达“本无一物”的相反观点。

        本文选取了红楼梦中几篇典型的诗词曲赋,结合修辞学课程内容加以浅析,从而更深入地理解了红楼诗词的内涵,对修辞学理论的理解也更加多样丰富。

转载请注明:怼码人生 » 红楼梦诗词曲赋的修辞研究

喜欢 (0)
发表我的评论
取消评论

表情

Hi,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!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